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明 的博客

《住宅立法研究》一书副主编 《住宅法草案建议稿》《住房保障法草案建议稿》撰稿人

 
 
 

日志

 
 
关于我

高级经济师,共产党员,退休公务员。研究方向:住房制度与住房立法,著作:《住宅立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08年出版,副主编。先后在《经济研究》等省以上报刊发表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论文20余篇,获辽宁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1982年提出制定《住宅法》的建议,近年致力于二次房改和住宅法立法事业,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会等单位分别发起举办了“物权法与住有所居——住宅立法论坛” 和“首都高校住宅保障博士生论坛”。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宅法草案建议稿》受到广泛关注。世界华人不动产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广东土地腐败案:国土局伪造全部原始资料  

2008-09-14 10:3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计署广州特派办透露增城土地腐败窝案细节。国土部门工作人员与私营企业主相互勾结联手作假,以倒签日期等方式伪造建设用地批准书、征地协议书等资料,骗取国家闲置土地补偿资金高达1.45亿元,多名国家工作人员因此相继落马。2006年在增城查出的这起土地腐败系列案震惊全国,其涉案金额之巨全国罕见。近日,记者来到了最早发现和查办该案的审计署广州特派办,了解到该案查办过程中种种鲜为人知的细节。

  农民举报信揭开黑幕

  据审计署广州特派办介绍,该办在2006年率先在广州市开展土地出让金审计试点工作。审计开始后,广州办审计组主动邀请有关媒体对审计进展情况进行报道,并公开了举报电话。很快,各方举报电话和举报材料源源不断地涌来。

  很快,一封皱巴巴的举报信引起了审计人员的注意。它出自一名农民之手,虽然纸张简陋、字句不顺,但反映的事情却分量十足。他反映,广州增城市一私人老板梁培堃利用其名下的金徽等公司,在增城某镇先跟村委会签订征地协议,按照几百元一亩的价格从农民手中征用土地4000多亩,接着增城市政府以高价将这些土地从梁的公司收回,然后以更高的价格整体出让给某房地产商,梁从中获取高额暴利。

  大量的土地怎么会先到私人公司手上又被政府高价收回?是谁在非法倒卖土地赚取差价?审计人员立即兵分两路,一队前往增城市土地开发中心,了解回购闲置土地的资金情况;另一队到增城市国土局,调查土地的档案资料。

  政府向私人高价买地

  在增城土地开发中心的账上,审计人员很快查到了增城市政府高价回购土地后支付给金徽公司闲置土地补偿款的记录,增城市财政已经按每亩4万元左右的价格共支付了1.45亿元补偿款,其后通过银行划入到几家公司的账上。经查,这些公司均是梁培堃的私人公司,但这几家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审计组遂决定直接找梁培堃了解情况,但又发现梁已失踪。

  而另一路审计人员从增城市国土局了解到,4000多亩土地是作为闲置土地从金徽、穗联等几家公司收回的。当审计组进一步调查这几家公司土地的最初来源时,发现用地档案资料齐备。据档案显示,上述土地是增城市国土局在1997年前后,先后以40多份用地通知书批给上述几家公司的,用地范围涉及多个行政村。对此,增城市国土局有关人员还主动做了“自我检讨”,称当时不该“化整为零”审批用地。

  原始资料全部是伪造

  情况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审计人员决定对其中一宗用地所在的村进行实地调查,果然几大疑点相继出现。据村民反映,征地补偿款是在2004年前后才拿到的。明明是1997年前后征的地,为什么等这么长时间村民才拿到征地补偿款?而调查中一直陪同的该村村长吴某,看起来也就30出头,但1997年前后的征地协议上都是他的签名,10年前一般不会有这么年轻的村长。审计人员通过与村民闲聊,了解到吴某是近两年才当选村长的,1997年时他还在外地当兵。

  基于以上疑点,审计人员初步判断征地协议可能是假的。经过现场突击询问,吴某终于承认征地协议书是在2002年至2005年间才签订的,协议书上的日期故意倒签成1997年前后,是为了造成一种土地闲置的假象。审计人员根据经验判断,如果征地协议书是倒签日期的话,国土局发出的那些用地通知书也很有可能是假的。

  审计组遂再回到增城市国土局。有关人员解释称,倒签日期是为了补办丢失的原征地补偿协议书,并坚称土地征地及闲置补偿确有其事,并再次抱出齐全的用地资料进行证明。面对这些看似天衣无缝的理由,审计人员再次对这些用地批准文件和原始办文资料进行深查。果然从中发现了蹊跷——40多份原始资料中,竟然没有留下一个经办人的姓名,也没有一个签发人的姓名。增城市国土局有关人员的解释是,他们以前的办文程序很不规范,所有手续都是由一个已退休的人员经办的,此人前不久搬到了外地,已无法联系。

  被骗资金已部分追回

  审计组当即将情况向有关领导汇报,广州特派办领导立即作出指示:马上与公安部门联系,调查梁培堃的出境记录,若未出境,要求进行边控。同时增派力量,彻查“无账之账”,从财政、工商、税务、银行等外围部门入手,仔细追查资金走向。

  根据指示,审计组立即创造性地开展了一次查“无账之账”的审计,对用于回收梁某位于井边村“闲置土地”的5126万元补偿款进行重点跟踪。经过半个月的艰苦工作,审计人员延伸调查了几家银行的20多个营业部,发现这笔资金从土地出让中心转入梁某的3家公司后,又立即被转往增城市周边的几十家公司,其中许多公司都是零纳税申报的空壳企业。资金在转了很多个圈子后,数千万元资金被大额提现,去向不明。与此同时,出入境管理部门反馈称,尚未发现梁某出逃的记录。审计组决定采取内紧外松的策略,一面协调有关部门进行边控,一面放出“梁出国了无法续查”的烟幕弹,假装大张旗鼓地全部撤离增城市。经过审计人员努力,梁培堃等虚假骗取土地补偿款的犯罪事实基本查清。随即,他们将审计情况以“审计要情”上报国家审计署。审计署及时向国务院报告,国务院领导很快指示监察部会同广东省人民政府立案查处。有关部门得到批示后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了布控,最终抓获了主要犯罪嫌疑人梁培堃。立案查处后,先后有20多名责任人被拘捕或双规,案件中被骗取的资金也被部分追回。

  暴利是这样获得的

  1

  梁培堃于2003年先是涂改、伪造21份《用地申请表》,并在《用地申请表》上冒充当时增城市副市长的签批,并将征地时间倒签,从而编造金徽公司、穗联公司早在1994年至1997年已征用增城市荔城镇迳吓五社1952亩土地的事实。

  2

  再接着梁培堃利用虚假资料向增城市国土部门违规申办了21宗土地的《建设用地批准书》,并分别于2004年6月24日、7月15日与增城市国土部门签订《收回闲置土地协议书》,将上述土地交由政府收回,骗取土地补偿款8396万元。

  3

  2005年9月,梁培堃以同样的手法编造1997年已征用荔城镇三联村江尾社、伯公吓社和迳吓五社土地1273亩的事实,再次骗取土地回收补偿款7642万元,已得款4989万元。

  新闻回放

  305万港元买通关键人物

  2005年2月,香港一家公司来增城市荔城街道一带开发房地产。但按照有关土地管理办法,增城市政府没有权力批地,只能收回闲置的土地再进行开发。于是,增城市政府便按价回收3000多亩已经征得的闲置土地,再拍卖给香港公司。

  梁培堃当时手中握有1000多亩闲置土地,听到这一消息后他乐开了花,因为当初买地的价格与现在的回收价格之间存在巨大的差价。但政府一共要回收3000多亩闲置土地,如何再凑2000亩呢?他打起了歪主意——先从农民那征来土地,再疏通征地部门关系,补办土地所有权手续,变成1999年以前的合法征地。于是,他盯上了黄士峰——一个官小权不小的荔城街道办事处主任。

  黄士峰找到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主管征地工作的当地有关领导,在现有的土地资料上伪造1999年前的征地印记。在黄士峰的大力协助下,一批从来没有征用过的和尚未结清农民征地款的土地,转眼变成了1999年以前合法征得的闲置土地。

  一笔横财到手了,梁培堃不忘“知恩图报”。2005年7月,在梁培堃的建议下,黄士峰用自己的名义在香港开设了银行账户,随后,梁培堃将305万港元分三次打进了黄士峰的账户。与此同时,梁培堃也用钱收买了其他提供“方便”的官员。(编辑:闻房四宝)

(焦点房地产网 house.focus.cn 2008年09月02日11:03 东方网 )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