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明 的博客

《住宅立法研究》一书副主编 《住宅法草案建议稿》《住房保障法草案建议稿》撰稿人

 
 
 

日志

 
 
关于我

高级经济师,共产党员,退休公务员。研究方向:住房制度与住房立法,著作:《住宅立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08年出版,副主编。先后在《经济研究》等省以上报刊发表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论文20余篇,获辽宁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1982年提出制定《住宅法》的建议,近年致力于二次房改和住宅法立法事业,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会等单位分别发起举办了“物权法与住有所居——住宅立法论坛” 和“首都高校住宅保障博士生论坛”。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宅法草案建议稿》受到广泛关注。世界华人不动产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迟福林:自身利益局限性已成为政府改革最焦点问题  

2009-01-08 16:2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狐公司年度品牌活动“2009新视角高峰论坛”于2009年1月8日在北京隆重召开。搜狐公司作为国内最领先新媒体,经历了2008奥运赞助商的特殊成长之旅,正在走向成熟。本次论坛我们邀请到众多国内一线经济学家、企业家、社会学家和媒体精英,共同探讨中国改革开放的未来。下面是记者对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先生的专访。

     自身利益局限性已成为政府改革最焦点问题

    记者:今天的议题是30年之路,我知道您对政府体制改革的研究很有深度,您能不能大概谈谈您对过去30年政府体制改革有什么看法?

  迟福林:我先谈一谈对过去30年一个总的看法。改革30年是走向未来的历史起点。我们过去的30年,从总体上说,它最集中的体现在哪里呢?就是中国社会发展阶段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

我们从改革开放之初的以解决温饱为目标的这样一个生存型社会,现在已经引入到以发展为目标的发展型社会。这是前30年的历史成绩,也是我们后30年的历史起点。在这个视点下看政府,前30年,我们政府在提高经济总量这个方面发挥的作用是很充分的。

  记者:您觉得政府体制改革的难点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的?

  迟福林:有两个大的问题。一个问题是政府自身的改革,就是政府利益的问题,已经成为政府自身改革最焦点的问题。一个,就是政府能不能确实从原来经济性的政府转向公共服务性政府,能有实质性的突破,这是经济和社会的关系。

  记者:您觉得这个实质性的突破最先从哪个地方着手?

  迟福林:最大的问题是政府的职能,职能彻底的转变。我们政府的理念、职能,现在还处在生存性阶段,以提高经济总量为目标的阶段。但是现在变了,现在要以人自身的发展为目标,现在要解决经济性公共服务、社会性公共服务,这方面的转变是我们一个极大的转变。政府的职能转变还没有转过来,所以相应的职能转变很缓慢,背后有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就是政府自身利益的局限性。

  记者:当前很多的社会问题,其实最终的根源都是政府体制改革的原因。因为政府好象集中点都在经济,您觉得公共服务包括哪些?

  迟福林:我们要解决中国后30年历史性课题,如果没有政府转型的突破,这个历史性的课题,我们说发展型社会这样一个历史性的目标是实现不了的。政府未来30年整个职能转变,我想是他自己要关注的三个大的基本问题。一个是政府如何关注人的发展,要把人的发展问题解决了。我们在提高经济总量上很有办法,但是人的发展这个问题面临的问题还很多。

  第二,我们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怎么来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以扩大内需为重点的整个发展方式不转变,扩大内需的问题解决不了。

  第三就是公共治理结构,现在公民社会的趋势出现了,如果我们还是原来的行政控制型的管理方式完全不适应,怎么建立一个良性的公共治理结构,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政府面对如何通过惠及13亿人的基本公共服务解决人的自身发展。如何通过转变发展方式来解决未来20年、30年的可持续发展。如何通过政府自身的改革建立一个完善的公共治理结构,这是三个基本性问题。

  建议投资6.42万亿发展城乡基本公共服务

  记者:您刚才提到的三个方面,其中一个是可持续发展。但是前几年国家对节能减排一直力度很大,好象在这次经济危机发生之后,突然开始投4万亿,要在多少时间全部花出去,这样对可持续发展可能是很大的挑战,而且地方政府还是以经济增长为目的。您觉得在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做一些什么工作?

  迟福林:所以我们在可持续发展上就有一个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结合的问题。我们4万亿投资,很显然,想拉动基础设施,但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当然对短期的经济刺激是有明显成效,如果搞不好,可能对中长期的发展可能会带来生产过剩,或者是某些高污染、高消耗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所以我们现在4万亿投资必须要和中长期能够结合起来,在注重短期基础设施拉动、保增长的同时,一定要使这种投资逐步地转向有利于中长期发展,或者有利于扩大内需、调整结构上,这一点现在是十分关键的事情。

  记者:您觉得从短期来看,中央政府怎么跟地方政府协调,在投资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要重复建设,不要以浪费资源环境为代价?

  迟福林:我想有两个事情很重要。第一,投资项目,绝对不要把过去已经淘汰的项目现在简单包装再上来,这是有一个严格审查的问题。而且我建议这些项目应该尽可能在一个地区对社会公布,让社会了解这些是不是过去已经淘汰的、不能上马的项目,现在借着四万亿就上来了。另一个,在推进四万亿投资的同时,我们现在提出一个建议,就是六万亿的投资。什么概念呢?就是在社会领域,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未来得10年左右,我算了一笔帐是6.42万亿的投资。

  什么概念呢?如果我们现在按照2020年初步实现城乡基本工资补给的话,国家财政如果每年财政支出增加5000到6000亿,把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差距控制在30%左右,大概需要6.42万亿投资左右。这6.42万亿投资可能跟4万亿大概有一部分,比如一万亿左右的出口,但是如果这个投资能够实现,我想对两件大事的解决是极为重要的。

  第一,扩大内需,我们储蓄倾向地方性储蓄,从根本上来说是在于社会保障缺乏,缺乏基本保障,在社会保障没有建立,或者本来应该保障没有保障的前提下,消费是启动不了的。所以农村消费29年,到07年底,29年,农村的消费在整个居民消费中下降了37个百分点,为什么?反映农村社会保障严重缺失的情况。城市也是这样,农村这个问题更突出。现在谈城乡一体化,城乡一体化关键在哪里?土地很重要,但是最关键的是基本公共服务,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城乡一体化的问题就解决不了。

  第二,就是贫富差距,收入差距。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差距的缩小是应当的,但是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主要的矛盾是能够把过大的矛盾缓解,主要是基本公共服务。所以四万亿加六万亿的投资,我想这是一个大战略,要把短期的保增长和中长期的发展结合起来,我觉得能够实现这样两个大目标。一个,能够把内需拉动吸收,从而实现发展方式的转变,另一个,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阶段人的发展直接的需求。

  记者:您刚才说六万亿要全部投在这一块,但是怎么能够保证全部投在这一块?

  迟福林:这是一个决策的问题。这六万亿投资是一个大战略,你在决策上能不能看出它是一个大战略,因为从国家财政支付能力来看,我觉得是有可能的。第一,每年营销提高不到1.5个百分点,就这样的支出比例,占财政大概五到八个百分点,从财政能力上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也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能不能看出它是一个大战略,在决策上是一个大战略。第二就是公共财政制度安排和财政制度转型,做这件事情,必须利用政府理念和政府转型,这种事情就是需要也很难做到。第三,当然更需要基本公共服务制度的建立。因为我们现在城乡还是二元制。

  记者:政府理念改变是很难的事情,现在想要改变是除了需要像您这样的学者来改变,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迟福林:危机的情况下有利于思考。所以在一个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政府的理念、政府的行为,政府自身的革命都是下一步中国一两年、两三年最迫切、最重大的课题。第二,社会变化,社会的压力会逐步的增多,如果在这方面政府理念的转变迟一点,恐怕面对的社会压力就很大。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说现在在危机当中,其实是政府转变理念最好的时机,您觉得从这两年政府应对危机的态度,发生一些变化了吗

  迟福林:现在有一些变化。比如说我们的四万亿投资中,民生领域的投资逐步增多,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危机已经开始让人思考问题了。我们不能把我们现在面对的所有困难都归咎于危机造成的,我们原有的内部矛盾暴露出来的,原来这套30年快速增长积累的问题暴露出来了。所以这种情况下,这一段正是思考、转变的过程,在这一时期需要一些压力,需要一些推动力。

  记者:您说的很对,应该集中在公共服务上。

  迟福林:这是一个大问题,对社会阶段的变化十分重要。我们这个社会到底还是以提高总量为主解决生存问题呢,还是以人的自身发展为重点来解决发展问题呢?这样一个东西对于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意味着什么,对于政府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大问题。所以社会转变既是过去30年历史性的问题,它又成为未来30年的历史起点,要把这个破题。现在总讲新时代、新时期,什么是新时代、新时期?并不清楚。

  记者:谢谢您。

迟福林:自身利益局限性已成为政府改革最焦点问题 - 李明 - 李明 的博客来源:搜狐财经 )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